欢迎来到御书网

御书网 > 科幻穿越 > 诡秘笔记 > 卷一 诡局重重篇 第16章 死不成,活不成

底色 字色 字号

卷一 诡局重重篇 第16章 死不成,活不成(1/3)

这话我没对任何人说,一个劲琢磨。
电站内部,只有林吉吉一个匠人呀,难道是他?
转念一想,又觉得不对,如果是他,他的目的是啥子?
我中顶天立地局的那天,他又为么子要救我?那天晚上我听得明明白白,是另外一个人在布局害我。
如果金钱索命局是林吉吉布的,他没得必要上赶着去请彭老头来破局,完全可以假装什么也不晓得,让刘瑶瑶自生自灭,从而再凑一枚阴钱。
难道电站里面还有匠人?
我越想越不是滋味,看哪个都不对眼了。
搞不灵醒,干脆就不再想了,只是对上每个人,都留了个心眼。观察他们的言行,看会不会发现啥子蛛丝马迹。
我给站长打电话,汇报了情况。
站长说:“你通知其他人都回来,李西华已经回来了。”
我赶忙问:“李西华跑哪儿去咯?怎么到电话也不通,通了也不接,接了还不讲话。”
站长说:“那老小子跑下游去了,没得信号。”
我哦了一声,电站下游的确有一段路没得信号。我说:“后勤那帮人要好好整顿哈了,出去连讲都不讲一声,还好没事,出事了找都找不到。”
站长说:“先把人撤回来再说。”
几个边走边通知其他人,回到电站,看见站长好像正在训斥李西华,我们也没去凑热闹,这种不守规矩的老头,是该好好训一顿。电站的氛围很不正常,出了李友敦和张帆的事件之后,就更是不对劲,该好好整顿一番了。
带着彭老头在中控室和办公室又是好一顿找,搞得彭老头直纳闷,嘟嘟囔囔个不停,说:“不应该啊,不应该啊。”
我边帮着找,边问他:“彭先生,局阵到底是么子东西哦?”
彭老头白了我一眼,说:“我咋个晓得,我又不是裱糊匠,认得这个局,能想办法破一破已经不错了。”
原来你是瞎猫碰死老鼠,纯粹来碰运气嗦。
找了半天没得头绪,站长来赶人了,说:“是不是找不到了?老是把中控室翻得乱七八糟,我也交不到差,先停了吧。”
我说:“找不到才最危险,万一又有人中招怎么办?”
站长说:“喊彭先生在电站住两天嘛,有事随时好解决,搞不好彭先生讲的啥子局阵之物没在中控室。”
彭老头说:“也不是没得这个可能。那我今晚上就在你们这歇哈。”
站长和彭老头都这么讲,我也不好再说啥子。到了吃晚饭的时候,卢焱钦没来,我给他打电话,他讲没得胃口,不想吃。
我晓得他下午被总厂领导骂了一顿,下面领导时不时通过监控查看电站情况,看到中控室上午翻,下午也翻,肯定觉得有问题,卢焱钦又讲不出个所以然来,这顿骂肯定免不了。
我缠着彭老头讲匠人的事情,彭老头没好话给我,说:“匠人有么子讲头,就是一群挨千刀的,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,东搞西搞,害人害己。”
我说:“您家不也是匠人嘛,干么对匠人那么大怨气哦。”
彭老头说:“我是年轻不懂事,稀里糊涂就入了这一行。要是晓得匠人圈子的龌龊,我疯了才钻进来。”
我问他:“匠人圈子咋个就龌龊呢?”
彭老头说:“你不要套我的话,我不想跟你讲。”
我见问不出个所以然来,干脆就回屋睡了。
迷迷糊糊睡了一觉,忽然感觉碰到什么东西,我惊了一跳,一转头,正对上一对绿油油的眼睛,直勾勾的盯着我。
这时候外面路灯是昏暗的,寝室里面被照的阴森恐怖,我确信我是锁了门窗的,床上怎么多了个东西出来?
瞬间我就头皮发麻,借着昏暗的路灯光线,发现盯着我的那个东西,是一个人。
其实说是人也不确切,因为那个人太奇怪了,他仰面躺着,歪着脑袋,一双绿油油的眼睛死死盯着我,同时它的嘴巴张的老大,那绝对是违背人体结构的一种张法。下巴几乎垂到胸口上去了。
我叫了一声,爬起来开灯,哒哒几声,电灯像是在开玩笑,无论怎么按,都不起作用。
我吓出了一声冷汗,因为这时候那个人也直挺挺坐了起来,昏暗的路灯光亮照在那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推荐本书加入书签
  新书推荐:锦绣良医 钟吾祖谱 神玉传贰 旋风少女之绝境重生 快穿女配:病娇反派他又苏又撩人 回魂客栈 大仙农 修罗枪神 原神:开局救了水夜叉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